S'蜘蛛

这儿cn蜘蛛,目前主混oxlxs,最开始写过魔道/第五一些小段子啥的,也说明我的粉基本上特别混杂(´・ω・`),不过现在活跃的大部分都是偶练的小伙伴!这儿除了彦归正传和沐已成舟之外没有雷的!!冷cp小王叽!!

【山花】何美男的助攻实录(1)




#白rap×魏全能(外带撒何)





1




7月20  晴




大家好,我是NZND的老幺何美男。



也就是年龄最小最受哥哥们喜欢的白rap迷弟,何美男。



这个日记我想写好久了,作为一个悄咪咪在网上小号冲浪的最强门面怎么可能不清楚关于凑cp什么,自然我也知道我们团里除了我和微笑哥哥,我和白rap哥哥之外,最火的应该是全能哥哥和白rap哥哥了。




不容否认的,即使是白rap的迷弟,我也没有想和哥哥在一起的感觉,毕竟我的情人的话有微笑哥哥一个人就够了。




以及,虽然白rap哥哥平时为粉丝着想,表面不在意私底下却帮助团员练习,谁动他鞋他就跟谁玩命的这种,我觉得还是作为迷弟轻松一点。



诶不对好像跑题了。



这个日记的主题是“助攻”,既然我提到了全能哥哥和白rap哥哥,想必就应该清楚了吧。这两个情商加一起都是负数的人,如果没人助攻怕是NZND凉了两人都发现不了双向暗恋这码事。



再怎么说,我也是最懂人心的弟弟,不可能就这么看着他们两个颓废下去,何美男的助攻从今天开始!





7月21   晴





今天,我们的行程满到一根针都塞不进去,微笑哥哥早上起床带了好多甜的东西,说是怕我赶行程赶着赶着没力气。虽然旁边白的眼神有点幽怨…但rap哥哥你回头看看全能哥哥好吗…他把自己的储备粮都翻出来塞进你背包里了请稍微注意一下好不好。




“全能哥哥,你往白rap哥哥背包里放零食干什么呀?”




带点长沙塑普,一定要显示出我自己的不在意。白rap转身看到刚把一袋棒棒糖塞进去的那人儿,全能哥的卷毛都快竖起来了,立刻站起身摸了摸耳垂,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诶魏全能你干啥呢”




“你吃的你自己背不行吗,我不累的吗。”




那什么…白哥如果你说这句的时候能不能把背包放下,或者别把拉链拉上,而且我觉得你应该看一下全能哥红透的耳根。




最可怕的并不是我和微笑哥哥这样单纯的秀恩爱,而是白魏明撕暗秀的撒狗粮。我摸着下巴寻思着等粉丝发现他俩的双向暗恋,会不会像发现自己和撒微笑在一起时一样,大喊着“我搞到真的了”之后绕操场跑圈。






至于今天行程是真的满这回事儿…除了我们可以挤出水的衣服之外,还有魏全能哥哥彻底直不起来的腰。这个没什么隐含意味,这哥哥练习生的时候就过度训练,腰烙下病根也是很正常的。




“你是不是傻啊…早告诉你要保护点身子你不听。”





说着把膏药贴在了魏全能的腰上,趴在沙发眨着水灵灵眼睛的魏没有反驳的动了动腿,脸颊因为刚才的演唱会上的激动还是红着。




腰疼可以理解,跳舞之后腰痛可以理解,但即使腰疼还是要把两个多小时,甚至一直到最后握手会四个小时的行程坚持下去…我坐在微笑哥哥身边托着腮有些心疼魏全能哥哥。




也心疼被迫吃狗粮的其他团员。









TBC


【白魏】凌晨三点,不宜送外卖(短篇完)





#白rap×勋外卖



#说好的开头结尾文手挑战







勋外卖已经不是第一次突然从梦中惊醒了。




他抬手撩起刘海,嘴角勾着不自然的笑,晃晃脑袋,汗水顺着脸颊落到床单上。本应该热乎的床现在却已经凉透,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打了个哈欠感觉再次躺下也睡不着了,只好起床摸黑走到客厅打开电视。




现在是凌晨三点左右,电视上播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NZND采访,白rap翘着腿一边和身边团友谈笑风生,一边回应采访。勋外卖缩在沙发上,眼睛被电视的光照的闪闪发光,也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见他了,还是因为刚刚起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他拿起手机想给白打电话,却想起来今天他在外面有个局,说是局,也只是和一些明星朋友出去吃个饭什么的。勋外卖晃晃头叹口气,刚要合上手机屏幕,却接到了一个外卖的单子。




初冬的夜晚,挂在天上的月亮也让人感受不到温暖,他穿好衣服打开门,被门外的冷气打了个正着,呼出一口哈气搓搓手,寻思着就送一单,之后回家睡觉。




白rap今天晚上估计是不能回来了。这样想着,勋外卖哼哼两声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带好帽子又拿出手机确认了下路线,才走上路。





白是十分不想来这个晚宴的,第一,作为当前热度最高名气最旺的明星来说,他不太需要去勾搭任何一个人来给自己搞热度,第二,他还有个被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家等着,可惜鬼知道怎么就一喝喝到了凌晨三点多。




最奇怪的是这群人干喝不醉,还一边唠嗑一边吃饭,白搓搓手皱着眉叹气,托着腮看向饭店的大门。这么晚早就已经没有人来了,老板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除了自己这桌人。




最小的老幺何美男捧着杯热橙汁小口抿着,撒微笑笑着帮自己的团员挡酒,而白依旧再发呆。挂在餐厅门上的铃铛响起,把老板惊醒,他站起身想起来有个外卖要做,便匆忙招呼后厨做餐。





走进门的是个外卖小哥,白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家的那个外卖小哥,同时转过头看到何美男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凑在他面前,舔舔嘴唇上的橙汁,指了指那个外卖小哥。




“白rap哥哥,那个人好像勋哥哥啊?”



话音刚落,把自己包的像个包子一样的勋外卖一愣,转身就要走,白也反应过来立刻追上去。




“???美男你干什么了???”




撒转头喝完最后一口酒,看着安心坐回自己身边翘着腿眯着眼睛生像一只小狐狸的何美男,最小的那个弟弟抬头看了看他,晃晃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做。





“勋外卖!!!”




白rap跟着跑出门拽住那人的手臂,一边皱着眉无数个问好在脑子里面出现,被喊了大名的外卖小哥也不得不转过头摘下帽子有些尴尬的瞧着白rap。




“嘿小白,真巧啊在这儿看到你。”




“巧个鬼,你这个点不在家睡觉跑来送外卖干什么?”




勋外卖眼神躲避,咳嗽几声反手握紧了白的手,脸颊被冷风吹的通红。他撇撇嘴稍微有点委屈,想说你不也不在家吗,但清楚他是为了事业,所以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




“我做噩梦了…起来之后就睡不着了”




“闲的也是闲的就出来送个外卖…”




“再说你也不在家…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有什么意义吗?”





白愣了一下,随后抱住自己面前的这个委屈巴巴的人儿,自从出狱之后,他几乎没办法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睡一个好觉,但自己却因为太忙而忘了这件事儿。




回头看了眼窗户,面对着窗户的经纪人无奈的晃了晃头,给了他一个“你回家吧,没事的”手势,白眨巴眨巴眼睛,勾起唇,握住他冰凉的手。




“跟我回家。”









Fin


是的又是我

突然搞出来这个觉得很不错想写一写

不过很懒所以把图里面五个小时改为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有五个评论就写!!

话说刚才还搞出来个阳/痿的A×直男O什么的…今天看来并不是很适宜搞这个(不)

我我我我,没有什么大勋好看的照片,就拿这个冒充十周年快乐了x

我啊前几周才刚刚喜欢上你,抱歉有点迟w

唱歌很好听,演戏也不错,更何况同是东北人什么的wwww

第一次是在明侦,之后追着勋花到处找资源,虽然抱歉我还没补完全部综艺影视,但我会继续喜欢你的!!

十分抱歉我到现在才发现宝藏男孩大勋花,但也庆幸我发现了。

十周年快乐!希望下个周年庆我还在喜欢着你!!!

【山花abo】卖身不卖艺(4)(开上天的车/END)

#红到发紫的白rap(A)×过气男明星魏什么(O)





#我怎么有点愧疚在十周年的时候开车呢(´ . .̫ . `)





4













“你清醒点,先系好安全带。”











白rap一边深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之后扶着身边那位唱完歌撩完自己就睡得不省人事的魏什么,好歹这家伙也是个前辈,也是个哥啊,怎么这么不靠谱。











白叹了口气,脱下衣服掩盖住两人的面容,歪头看到身后的狗仔有些不耐烦,啧一声打开车后座把魏横放进去,魏因为换了个地方有些不舒服的哼哼了几声,又爬起来在后座坐好,摸了几下安全带没摸到,就依旧闭着眼睛皱着眉放弃了系安全带。











平时的话车后座不系安全带也没关系,但现在魏迷迷糊糊的,白还真怕他一个颠簸就撞到前座伤到他这不知道值多少钱的脸。








之后部分请走评论!!石墨掉了请及时联系我!!w






END

第一次山花文就要abo中篇我也是很拼了hhhhhh谢谢大家观看!






【山花】摩天轮和天使更配哦




#白梦想×魏了爱






白梦想的那只小扑棱蛾子丢了。




他扯扯外衣快步走在街上,因为是上班时间所以并没什么人,他扶了下眼镜叹了口气。刚去了魏了爱的工作地点看完,魏并不在哪儿,又拿着钥匙去了他家,结果也是连那人的一根羽毛都没找见。



魏了爱是天使,白是知道的,即使那只小天使还没给自己真正的展开过翅膀看。不过既然是天使,那双所谓的翅膀,也应该是十分珍贵的吧,或许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虽然魏的借口总是什么“因为太久没张开翅膀所以麻了,不想展开”什么的。



有点智商的人就知道这是骗人的好吗。白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着魏了爱的电话,那边隔了几分钟才接起来。



“喂,你去哪儿了?说好的今天见一面呢?”



白的语气稍微一点不耐烦,但比起不耐烦,更多的是担心,这只自称红娘的天使有时候就是傻乎乎的,说不定就会向不该告诉的人告诉了自己天使的身份。




要知道现在的社会,所有人都期待着新物种的出现,期待着把某种新出现的动物做成自己的所有物,或者用他们的羽毛做一件衣服什么的。



“对啊!!小白你去新建的游乐园那边的摩天轮上等我吧!”



魏了爱那边大声说着,伴着风吹过他发丝的声音,白梦想晃了晃头摘下了眼镜,抬头就看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游乐场中,想着这家伙也不知道在和自己玩些什么,轻声嗯了一下就抬腿走向那所谓全市最高的摩天轮。



这个游乐场刚刚开业不过一周,即使人满为患,但至于现在这个时间,人也是少的可怜,白站在一对情侣的身后排着队,一边也没有挂了电话。



“你别做什么傻事啊,你这个身份穿出去不得让全国都疯喽”



“诶不是,小白你之前还因为一个孩子的梦想把我是天使这回事给抖搂出去了,那个小孩儿还摸了我翅膀了!!”



“那不是因为那个小孩得病了吗!?”



白梦想清楚翅膀对于天使的重要性,想到上次那个冲动的决策就感到懊恼。那个小朋友从医院寄到自己这里的信,说什么因为先天心脏病活不到明年了,最终愿望是想要看一看天使,摸摸他的翅膀。



于是立志于帮别人完成梦想的白就想到了自己家那位给人家牵红绳的小天使。最后的结局是魏发现那个小朋友并不是得了心脏病,只是撒了个谎想看看天使,所以他在被别人发现之前逃跑了,而白则是缩在角落看着小朋友语无伦次的他的父母说着小天使的事。



那时候万了个一魏了爱要是被人发现了——自己估计会比现在更懊悔。




“先不说了小白,你上摩天轮了吗?”



“嗯?刚上。”




旁边工作人员微笑的扶着白让他坐上摩天轮,摩天轮的窗户是打开的,几乎除了支架座椅和脚下的透明板之外没有任何遮挡物。而且白还发现这摩天轮每个座舱都是不同颜色的,抬头看了看,自己坐的是白色的那个。




“你是啥颜色的啊?”



“白色的,诶不是你问这个干什么?说好的过来见我呢?”



“你别那么着急啊,不马上来吗!!”



“好了小白我挂了!!”




还没等回话,对面的小天使就挂了电话,白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裤子口袋里,半眯着眼睛看着外面,想起来在摩天轮顶端情侣亲吻的话就会长情永久的传说。他轻哼一声,伸了个懒腰,之后转头换了个方向——就看到了天空上拍着翅膀的某个人。



等等,拍着翅膀的某个人??



某个人?!



白梦想揉了揉眼睛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黑点,心里瞬间各种感慨,看着魏了爱张开的翅膀,纯白的翅膀差一点与白云融为一体,身着黑色外衣的他却显得很突兀,白站起身,也懒得管这个座舱的摇晃,半个身子探出去,朝着离自己差不了几米的小天使张开了双臂。



摩天轮升到最高处,魏了爱张开着翅膀,双手捧住白梦想的脸,吻过去。等摩天轮开始下降,魏了爱喘息着把着支架钻进去,收起了翅膀。



他歪头笑着,两个小梨涡露了出来。



“小白,你不说想看我翅膀吗”



“又说想坐摩天轮,我就一起给你了。”




“你还记得我最开始牵的红绳吗?估计这一辈子是解不开了。”




“所以我们只能一直在一起。”




魏手中拿着羽毛,看着面前的白伸出手,红线因为他的意愿而显示出来。别的情侣身上都是细细的红绳,而他们两人手上的红绳,却是几根红绳缠绕在一起的样子。



“如果这是你的梦想的话。”



白抬手拿出眼镜带好,摸了摸缠在自己手上的红绳,随着逐渐降落的摩天轮,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可以帮你实现。”





自称红娘的天使给自己找了个可以帮助实现梦想的伴侣,而自称白梦想的那个人,实现了小天使的梦想。






Fin


【山花abo】卖身不卖艺(3)



#红到发紫的白rap(A)×过气男明星魏什么(O)


#在纠结要不要开车,毕竟特殊时期quq



3





NZND算是个刚出道就火上天的男团。而作为超火男团里面最火的人——白rap,自然是红到发紫的。



演唱会结束到十点多,还有一些粉丝抽到和他们握手拍照,耽搁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将近十一点。白也没换衣服,穿着那身白色带着闪亮亮挂坠的演出服,顺手拿起也不清楚是自己团里谁的外套一穿,招呼着经纪人就离开了现场。



他有点着急,先不说因为魏什么是圈子里面挺知名的前辈这回事儿,对于一个能引起自己生理反应的人,白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某种占有欲。或许是因为那股巧克力味令人上瘾吧。



KTV的气氛还是没有冷下来,白跟着记忆走到魏发给自己的房间号,摘下帽子推开门进去。本以为会是很热闹的场面,实际上却是冷清的不行。



一位身着短裙的女性Alpha把趴在沙发上晕乎乎的魏什么给扶起来,听到开门声就回过头去看,结果看到的是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位姓白的Alpha。



鬼眨巴眨巴眼睛,一手掩嘴笑了笑,身上那股栀子花的味道突然包裹住魏与白,她把魏什么好好放在沙发上,之后拎起包与白rap擦肩而过。



顺便带上了门。




白清楚魏是群发的消息,而且也清楚魏是一位Alpha——等等…他真的是Alpha吗?之前自己在化妆间嗅到的巧克力味,明明是一个Omega的信息素。





他撩撩头发叹口气,看着已经离开KTV的那位姐姐,知道她这是彻底把魏交给了自己,走之前放出来的信息素,估计只是为了激起自己的占有欲什么的罢了。






房间的门被关的很紧,空气中再一次只剩下了清淡的咖啡味和白的薄荷味。因为带了抑制贴的缘故,白并感受不太到魏的信息素,便抬手摘掉了贴在后颈的抑制贴。






甜巧克力的味道藏在咖啡味儿里面,与自己的薄荷味纠缠在一起,变成薄荷巧克力的味道,白脸上一阵泛红。这次绝对错不了,这位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多少年的前辈魏什么,实际上是个巧克力味的Omega,还是很甜的那种。




他抬腿走过去,伸手扯了扯魏的衣袖,魏皱了皱眉撇撇嘴,甩手躲开白的拉扯,转个身缩在沙发角落上晕乎乎的睡着。白Rap转头看到满满一桌子的空酒瓶,可想而知自己这个隐藏身份的前辈喝了多少。



抬头嗅嗅空气中的信息素,即使对信息素并不是很敏感,但也能闻出来这个房间之前有多少Alpha堆在一起。白嘴角有些抽搐,明明知道自己是个Omega却还要和一堆Alpha唱歌喝酒?不要命了吗?!



更何况魏什么的公开身份是Alpha,万了个一被狗仔看到,就真的混不下去了。白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薄荷味的信息素有些变得浓厚,激的缩在角落的那人身子发热。



魏抬手拉了拉领口,喘息出热气,睁开眼睛看到坐在一边的白rap,又闻到这人身上好闻的薄荷味,凑过去揉揉他的脑袋。



“弟弟你来挺晚啊…我们都喝完了。”



他又笑了出来,露出了梨涡。这让白想起他与自己真正的第一次初见。



出道会的时候,魏什么特地为NZND来捧场,那时候他们还没这么火,而魏什么也比现在要火的多。当时只是一位信息素都很A的前辈,而现在呢。白脑子一片混乱,憋着口气不去看身后的那人。



魏也懒得理他,拿起话筒挑了首歌,跟着前奏哼起来。顺便把外衣脱掉扔到一边,这时候巧克力味儿彻底盖过咖啡味,毫不羞涩的与白rap的薄荷味凑合到一起。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白转过头,看着闭着眼睛站起身双手握着话筒唱歌的魏什么。他的脸颊因为醉酒而微红,双腿稍微岔开,细长的双手握住话筒,属于青年好听的嗓音回荡在房间中,白望着他发呆,也懒得去在意薄荷巧克力的味道。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魏什么身子发热,不过因为醉了的原因脑子转不太过来,只清楚身后坐着看着自己唱歌的弟弟是个薄荷味的Alpha。他唱完最后一句,之后深吸一口气撸起袖子把自己摔回沙发中,仰着头眯着眼睛休息。



“哥,你唱歌挺好听的。”



“我之前就很喜欢唱歌,不过比起你们这种明星,哥哥我还差的远呢。”



他说着话,傻乎乎的笑着,白心脏一阵抽搐,没经过大脑一样的条件反射,一条腿跪在魏什么双腿之间,双手拄在他的身侧,凑过去与他面对面,甚至那股巧克力味跟着魏什么的呼吸打在白rap的脸上。



“你可以去卖艺啊,现在不挺挣钱的吗。”



“再说你都混这么多年了,不用一直当个乖乖男吧?”



说着,魏睁开双眼,抬手再次揉了揉这人的头发,凑过去到他的耳边,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的,或许只是醉话,他呼出一口带着酒气的喘息,压低声音。



“我不卖艺,只卖身。”



“你买吗,小白?”



明明这只是手指都能数的清次数的见面,白rap手一抖,摁着魏什么的头就亲了过去,只是浅浅的一个吻,足以挑起Omega的兴趣。他抬手摸了把嘴唇,现在整个手背和唇都是薄荷巧克力的味道。






魏看着他,双眼充满水汽,他张嘴喘息着,脸上比起刚才更加红了,他一边嫌弃着薄荷味辣,一边又拒绝不了自己的本性。






“我买。”








TBC


【山花abo】卖身不卖艺(2)



#红到发紫的白rap(A)×过气男明星魏什么(O)


#第一次写山花,望不崩!!






2






白rap的身子不太对。




从自己从魏什么身边逃走的时候开始,就一直不太对。明明马上就要继续演唱会,自己却缩在厕所打抑制剂。他的控制力一般都很好,甚至是那种几乎不会受影响的类型,虽然是福也是祸,但在易感期被其他人激到这样儿,从出生到现在也就这一次了。




打好了抑制剂,身子的热度终于慢慢的褪下,只剩满身的薄荷味收不起来。厕所门被拉开,何美男露出个头对着他撇撇嘴。




“白rap哥哥,离上场还有五分钟了!”




小孩儿有些不开心,可能是因为刚才那个综艺上有个女孩子总是往撒微笑身边蹭,即使那位女生并不是故意的,而且何美男也总是说他喜欢的是自己——鬼才信哦,虽然自己对他也还可以,但那只是哥哥对弟弟的关心罢了,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撒微笑才是真的对何美男几乎是无私奉献。




“知道了啊,你等会儿上场和撒微笑换个站位,反正你们都悄悄练过对方的pa。”



“我身上信息素太浓,贴了抑制贴也一时半会下不去,怕影响到你。”




何美男嗅嗅空气中的薄荷味儿,点点头耸着鼻子离开了。门没有关紧,何美男的桃子味儿也存留在那边,但白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难不成魏是自己的命中注定???白垂着头把身上衣服的褶子拽开。这次演唱会算是对于NZND是挺重要的一次,自己不能掉链子——再说自己怎么可能掉链子,只要把之前练习的拿出来就好。他推开门走出去,脖子上的项链因为后台的灯光,被照的闪闪发亮。





这边,魏什么瘫在酒店床上,想着自己今天晚上没有行程,抱着个枕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纠结该做什么才能拯救自己的人气。还没纠结完,手机突然来了条微信,是自己那位不知道跑哪儿浪去了的的经纪人发来的。




“哥,你要是无聊的话就出去唱唱歌啥的,享受一下不那么火的生活。”




魏瞅着这条微信也不知道他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真诚的给自己提意见,抬起胳膊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咖啡味儿,把枕头扔到旁边自己爬起来,翻出了一瓶还没开封的Alpha香水,抬头望着天花板想了想。




自己也是喜欢唱歌的人,偶尔出去放松一下也好。之后哼着那首自己在综艺上唱过的南山南,拿起手机群发了条消息。




“我是魏,晚上有时间的兄弟出来唱歌啊,晚上九点,去的我给发地址。”






刚握着项链准备好上台的白收到了一条微信,脚步一愣,挡住了后面着急上场的大主唱,低头看见那位哥哥发来的邀请,不自知的勾起唇角,回想起魏什么那股被伪装在咖啡味下的巧克力味。




动了动手指,回了个消息,才放下手机上了舞台,去迎接无数的,喊着自己名字的粉丝们。





“哥,先给我地址吧,看看演唱会后不晚我就去。”








TBC


过,过两千了!!!!!


我这个无名小卒竟然过来两千了呜哇。゜(ノ)´Д'(ヾ)゜。゜


【山花abo】卖身不卖艺(1)





#红到发紫的白rap(A)×过气演员魏什么(O)


#山花第一次写文,希望不崩x



1





魏什么很苦恼。



苦恼于自己已经是个过气男演员了,也苦恼于自己并没有办法向公众公开自己的真正性别。虽然在很多戏和综艺中都差那么一点点就暴露了。





自己都在这个演艺圈上混多少年了,苦咖啡味Alpha魏什么,无论谁,即使是一个还没有混出名堂的无名小卒也会认识他。魏什么叹了口气,揉揉太阳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苦恼过了。




不过…大部分实际上还是因为自己已经过气这个问题。接的戏越来越少,上的综艺也已经不被别人看成笑点,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烦自己挡到了别人的镜头,魏低下头对着地板委屈,曾经说要爱我的小粉丝呢,都跑去当别人的小可爱了吗。




他也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这也好,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多热度了的话,就可以安心的找个心仪的Alpha结婚,之后正式的退出演艺圈——虽然只是想想。




鬼知道如果自己是个Omega这个事情一传出去,各大媒体会多开心,魏什么隐瞒第二性别只为红什么的。





他正坐在一个综艺节目的化妆间,这个节目的下半场全是那个新出道的男团主场,自己还不如早点下来,省的被人家粉丝说是蹭热度。要是当年自己膨胀的那段时间,这群小孩儿的热度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虽然到头来还是变成了过气男明星。




魏什么拿起一个粉丝给的自己照片抱枕抱在怀中,对着镜子挤眉弄眼表示自己的心烦意乱,过了一分多钟就觉得自己幼稚,闭上眼睛下巴拖在抱枕上闭目养神,大约是过了一会儿,身子累心也累的过气男明星魏什么就抱着抱枕睡得很熟。甚至连开门声都没有听见。





白Rap是来拿何美男落在化妆间的手机的,要不然以NZND这个团的热度,怎么可能有时间在一个地方停留。他打开门,看到缩在凳子上的魏什么,刚在纠结自己要不要礼貌的问声好,虽然并没有什么意义,就听见了缩在凳子上的前辈小声的打着呼。应该是累的睡着了吧?白撇撇嘴,侧身从门缝挤进去,轻手轻脚的拿起了何美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顺便侧过头去看那位睡得很香的哥哥。




魏什么做了个梦,是关于自己被爆出Omega性别之后惨遭粉丝媒体,甚至身边朋友轰击的。他不自知的抱紧了抱枕,皱了皱眉头。白眨眨眼睛,把手机放到裤子口袋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的瞅着那位前辈。魏的笑容很好看,眼睛没了但梨涡却露了出来,微微散发着苦咖啡的信息素。




白凑近了去看魏,在淡妆下掩盖着魏什么的黑眼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哥会有黑眼圈——至于演员,应该是很爱护皮肤啊什么的,虽然自己除外,毕竟爱护鞋的明星或许只有自己一个。




空气中除了白的薄荷味之外还有一种不知道是咖啡还是巧克力的味道,他嗅了嗅,想起来魏什么的信息素是咖啡,所以默认了这是他因为劳累不小心飘出来的,不过白也不在意,毕竟都是Alpha。




魏什么今天穿了一身休闲,白色高领毛衣外加白色风衣,一身白显得和他很配,这哥哥虽然很懂得综艺,但或许是因为近期过气所以下半场并没有他。魏的眉毛皱成一团,白想着可能是他在做梦,觉得自己这样偷窥别人睡觉好像不太好,尴尬的咳嗽一声准备走,谁知道刚才睡得很熟的哥却在他直起身子一瞬间睁开了双眼。




空气中的咖啡味突然变得很浓,而且有点不像是咖啡…更像是那种,甜到发腻的巧克力。魏什么抬起头看见了白rap站在自己身边,意识到刚才自己睡着了,立刻把抱枕扔到旁边的椅子上站起身来,胡了胡了头发勾起一个笑容。




“这几天有点忙过头了,两个地方来回倒,刚才想要休息会就睡着了。”


“弟弟你有啥事儿吗?”



白看着魏勾起的唇角以及他的梨涡,歪头拿出刚放进口袋的手机,开口解释了下自己为什么过来,晃晃头扯扯衣服袖子,突然感觉到身子很热。




魏什么点点头笑呵呵的,让白感觉到这个人真的很好相处,点点头说了声哥我先走了,就无视掉身子对于这个房间,那股甜巧克力味的依恋,打开门逃跑了。




魏有点奇怪这小孩儿怎么了,转身就闻到自己身上不自知飘出的,真正的信息素,脸上一阵不知所措,慌乱的从包里掏出Alpha香水喷上,一边寻思着白会不会已经知道自己的第二性别了。他叹口气,无奈的嗅着那股并不属于自己的咖啡味。





房间里还残留着白rap的薄荷味,魏意识到自己不得不为不过气做一些努力之后,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化妆间,只剩下刚刚回到这里的主持人满脸茫然的嗅着那股薄荷巧克力的味道。









TBC